资源明细

CAR-T 细胞疗法:用工程免疫细胞对抗癌症

背景概况

嵌合抗原受体 (CAR) T 细胞疗法是一种迅速兴起的治疗方式,它使用基因工程 T 细胞特异性靶向杀死癌细胞 1-4。顾名思义,CAR-T 细胞疗法的支柱是 T 细胞,一种白细胞(白细胞),在适应性免疫反应中起关键作用。

基于 CAR-T 细胞的免疫疗法的发明彻底改变了个性化癌症治疗领域。 CAR-T 细胞可以由患者自身血液(自体)或其他健康供体(异体)的 T 细胞产生5。然而,对于大多数当前适用的疗法中,均使用自体细胞。一旦从患者体内分离出来, T 细胞就会在实验室中进行基因改造,以表达对特定肿瘤抗原具有特异性的 CAR。

CAR 旨在赋予 T 细胞高度特异性的归巢能力,以便在重新输液注入到患者体内后,它们可以作为对抗癌细胞的“活药”。工程受体 (CAR) 使这些 T 细胞能够轻松识别肿瘤细胞上的靶向抗原,与之结合并发挥选择性细胞毒性(图 1)。

在希腊神话中,“奇美拉”也称为奇美拉,是一种会喷火的雌性怪物的名字,它前面是狮子,中间是山羊,后面是龙6。在生物学中,“嵌合体”一词用于描述由遗传上不同的细胞或通过将不同遗传密码拼接在一起合成的杂合蛋白质组成的单一生物体 7。术语“嵌合”归因于这些工程化受体,因为它们将抗原结合和 T 细胞激活功能结合到单个受体中。

使用 CAR-T 细胞进行癌症免疫治疗

先天免疫VS适应性免疫

我们身体的免疫系统代表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细胞、组织、器官和组织网络,它们共同保护我们免受微生物感染和疾病侵袭 8。 它由两个主要部分组成:i)先天(自然)免疫系统和 ii)适应性(特化)免疫系统。 先天免疫或自然免疫是人体的第一道防线,它会立即或在抗原出现在体内数小时内触发快速但非特异性的炎性反应。

它包括我们身体的物理屏障,例如皮肤、血液中的化学物质和将外来微生物识别为“非自身”并触发破坏这些致病因子反应的免疫细胞。 当先天免疫系统无法控制感染时,适应性免疫系统就会被激活。与先天免疫不同,适应性或获得性免疫需要对特定病原体高度适应性的抗原特异性免疫反应。因此,适应性免疫反应比先天免疫反应更慢、更复杂,但更准确。

适应性免疫还会在对特定病原体做出初步反应后产生免疫记忆,因此当它在未来遇到相同的病原体时,它会更快、更有效地做出反应。 适应性免疫系统涉及 i) B 淋巴细胞或 B 细胞和 ii) T 淋巴细胞或 T 细胞9。 B细胞起源于骨髓并在骨髓中成熟,是抗体介导免疫的关键参与者。 T 细胞起源于骨髓并在胸腺中成熟,具有几个重要功能。 这些包括刺激 B 细胞产生抗感染的抗体,直接杀死受感染的宿主细胞,以及产生细胞因子以应对免疫挑战。

使用 CAR-T 细胞的癌症免疫治疗

工程免疫细胞对抗癌症

免疫系统不仅保护我们的身体免受外来入侵者(例如引起疾病的微生物)的侵害,而且在保护我们的身体免受恶性肿瘤侵害方面也发挥着关键作用10-12。 随着突变在调节细胞增殖的各种基因中积累,细胞开始不受控制地生长并癌变。 DNA 损伤是癌症发展和恶化的重要标志。

在癌细胞中受损DNA的控制下,突变细胞经常产生称为肿瘤抗原的异常蛋白质。 随后,我们的免疫系统将癌细胞标记为“非自我”并触发抗肿瘤免疫反应以抑制恶性肿瘤的生长和发展。 有趣的是,癌细胞似乎具有某些机制,可以绕过正常的免疫系统反应。 通过 CAR-T 细胞疗法,科学家可以在 T 细胞表面添加工程受体,称为嵌合抗原受体或 CAR,使他们能够识别和选择性地破坏癌细胞。

CAR-T细胞的结构

CAR 是模块化的,具有由三个主要区域组成的合成受体5、13-16

源自单克隆抗体可变区的细胞外配体结合结构域,结合为单链片段变量 (scFv)17。 该区域负责识别存在于癌细胞表面的特定靶向抗原。

跨膜结构域和铰链/细胞外间隔区负责连接 CAR 的其他两个区域,同时增强构建体的整体灵活性、稳定性和二聚化。细胞内 T 细胞信号结构域负责在抗原与外部配体结合结构域结合后传递信号。大多数 CAR 构造修饰都在该区域进行,以进一步提高特定 CAR 的信号传输能力。CAR-T 细胞既可以是 CD4+ 也可以是 CD8+,尽管任何过继性细胞疗法的功效主要归功于 CD8 T 细胞。 虽然 CD4 细胞协助其他血细胞产生免疫反应,但 CD8 细胞是一组细胞毒性 T 细胞,可通过裂解或凋亡导致细胞死亡。 根据最近的报道,CD4:CD8 CAR-T 细胞的 1:1 比例可增强体内抗肿瘤反应性,这意味着这两个亚群具有协同抗肿瘤功效18-19

CAR-T 细胞如何工作

CAR-T 细胞通过在患者体内循环并寻找具有 CAR 蛋白编程的抗原的细胞来发挥作用,例如癌细胞。 当 CAR-T 细胞在细胞上遇到它们的靶向抗原时,它们会与其结合并被激活。 然后激活的 CAR-T 细胞继续增殖,释放细胞因子,并对癌细胞产生选择性毒性。

CAR-T细胞治疗:程序步骤

01. 患者选择

要符合CAR-T细胞治疗的条件,患者必须满足某些标准20。例如,被调查的肿瘤必须表达一个CAR特定的目标,如BCMA、CD19、CD22、CD23、ROR1等。此外,患者必须有足够数量的T细胞用于收集,有足够的器官功能和状态,并且不应患有活跃的、未受控制的感染(如乙肝、丙肝或艾滋病毒)或临床相关的合并症(如特定的心血管、神经系统或免疫疾病)。

02. 从患者身上收集细胞

在这个治疗过程中,T细胞是通过无血细胞疗法从病人身上收集的,这个过程包括将病人的血液通过机器进行循环,这个过程可以过滤掉T细胞并将剩余的血液送回给病人12

03. 制造CAR-T细胞

分离后,T细胞被送到制造人员那里,用于生产CAR-T细胞。为了制造CAR-T细胞,患者的正常T细胞被激活、繁殖,并感染病毒,从而导致基因改变,将CAR添加到病人的T细胞。然后这些细胞在体外生长和扩大,用于临床应用。可能需要几周时间来积累足够的CAR-T细胞,以达到预期的治疗效果。

04. 将CAR-T细胞输回给患者

在输液注入CAR-T细胞之前,患者要接受2-3天的短期化疗,使用一种叫做淋巴消耗的技术,这样患者的免疫系统就不会认为输注的CAR-T细胞是 "不正常的",因此不会将其消除。然后,CAR-T细胞通过静脉输注回到患者体内。

05. 恢复阶段

CAR-T细胞治疗后的风险/恢复期通常在2-3个月左右。 随着 CAR-T 细胞在患者体内繁殖,它们会引起严重的副作用,包括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和免疫效应细胞相关的神经毒性21。 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的指导方针,接受治疗的患者在最初的 20 天急性恢复期,需要密切监测 CAR-T 细胞治疗。

图 1 | 图解说明CAR-T细胞疗法的治疗过程的示意图。


CAR-T细胞疗法可以治疗哪些类型的癌症?

CAR-T细胞疗法主要用于治疗各种血液肿瘤,如小儿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套细胞淋巴瘤、滤泡性淋巴瘤、多发性骨髓瘤和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以及 25 岁以下的年轻成年患者12。此外,一些临床试验和研究评估了 CAR-T 细胞疗法对实体瘤的疗效,包括卵巢22-23、乳腺24-25、前列腺26、肾27、胃28、肺29、肝30 和大肠癌31.

与血液肿瘤相比,CAR-T 细胞疗法在实体瘤中的有效性有某些限制性,因为当返回患者体内时,CAR-T 细胞会暴露于血流和淋巴系统中。 随后,它们与血液肿瘤细胞有更多的接触,而在实体瘤中,CAR-T 细胞可能无法通过血管内皮浸润肿瘤组织。 肿瘤抗原和免疫抑制性肿瘤环境的异质性也破坏了 CAR-T 细胞疗法对实体瘤的疗效32

CAR-T 细胞疗法的演变:简史

1987 年,日本爱知县综合医学科学研究所的 Yoshihisa Kuwana 及其同事描述了第一个嵌合受体,它由抗体和 T 细胞受体的一部分组成33。 第一个 CAR-T 细胞是由以色列免疫学家 Giden Gross 和 Zelig Eshhar 在 1989-1993年间研发的34。 最初,这些早期方法称为“T 体”,需要将抗体与不同靶标特异性结合的能力与 T 细胞受体 α 和 β(TCR-α 和 TCR-β)的恒定结构域(TCR-α 和 TCR-β)相结合35

1991 年,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 Arthur Weiss 证明,含有 CD3ζ 细胞内信号结构域的嵌合受体可以激活 T 细胞信号36。 这些结果促使 CD3ζ 细胞内结构域被添加到具有抗体样细胞外结构域(最常见的是 scFV 结构域)以及 CD4 等蛋白质的第一代嵌合受体中。

1990 年代中期,生物技术公司 Cell Genesys在 CAR-T 细胞的第一个临床试验中使用了第一代 CAR,其中包含一个 CD4 胞外结构域和一个 CD3ζ 胞内结构域37。 在这项试验中,允许过继转移的 T 细胞靶向感染 HIV 的细胞。不幸的是,这些第一代 CAR 没有表现出任何临床改善。

同样,CAR-T 细胞在实体瘤中的一些早期临床试验也失败了,因为转移的 T 细胞在患者体内没有表现出长期持久性。在 2000 年代初期,Michel Sadelain 博士及其同事证明,如果将 CD28 或 4-1BB (CD137) 等共刺激结构域添加到第一代 CAR 的 CD3ζ 细胞内结构域,这些结构在临床前模型中显示出更长的持久性和更好的肿瘤清除率,为第二代 CAR 奠定了基石38

在 2010 年代初期,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 (NCI)、宾夕法尼亚大学 (UPENN) 和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独立发起了涉及第二代 CD 19 靶向 CAR-T 细胞的临床试验。CD19 是一种 B 系特异性跨膜糖蛋白,基本上在所有 B 系白血病和淋巴瘤上过度表达,包括前 B 系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pre-B ALL)、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CLL) 和淋巴瘤正常 B 细胞39。这些靶向 CD19 的 CAR-T 细胞导致许多患者完全或部分缓解,从而确立了 CAR-T 细胞疗法的临床有效性。这些试验的成功为 FDA 在 2017 年批准第一个基于 CAR-T 细胞的产品 Tisagenlecleucel (Kymriah) 铺平了道路。促使 tisagenlecleucel 批准的重要临床试验和出版物如表 1 所示。

表 1 | Tisagenleclucel (Kymriah):获得 FDA 批准的关键临床试验。

潜在的恶性肿瘤

初级研究人群

赞助方

研究地点

临床试验阶段

输注患者人数

结果:CR/CRiat 3 个月*(%)

参考文献

复发/难治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

成人

UPENN

艾布拉姆森癌症中心 (ACC)/UPENN

阶段I

14

29

40-42

复发/难治性 B 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B-ALL)

儿童

UPENN

费城儿童医院 (CHOP)/UPENN

I/IIa**

30

90

43

儿童

Novartis

美国

II

29

69

44

儿童

Novartis

跨国企业

II

75

81

45

复发/难治性弥漫性大 B 细胞淋巴瘤 (DLBCL)

成人

UPENN

ACC/UPENN

IIa

14

43

46

成人

Novartis

Multinational

II

93

40

47

* CR 和 CRi 分别表示完全缓解和血液学不完全恢复的缓解。

** IIa 期临床试验是对相对少数患者进行的概念验证研究。 此类研究用于评估特定产品针对特定临床适应症的安慰剂或其他阳性对照的有效性。


CAR-T 细胞疗法的临床应用

美国 FDA 批准 CAR-T 细胞疗法

迄今为止,美国 FDA 已批准五种基于 CAR-T 细胞的产品用于治疗不同类型的血液恶性肿瘤 5,如表 2 所示。这些产品包括:Tisagenlecleucel (Kymriah)、Axicabtagene ciloleucel (Yescarta)、Brexucabtagene autoleucel ( Tecartus)、Lisocabtagene maraleucel (Breyanzi) 和 Idecabtagene vicleucel (Abecma)。 其中,欧盟委员会 (EC) 已授予前三种产品在欧洲上市的许可。

表 2 | FDA 批准的 CAR-T 细胞疗法

批准的 CAR-T 细胞疗法

品牌名称

拥有者

批准时间

目标

批准用于治疗

Tisagenlecleucel

Kymriah

Novartis

08/30/2017

CD19

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 弥漫性大 B 细胞淋巴瘤 (DLBCL)

Brexucabtagene autoleucel

Yescarta

Kite Pharma

/ Gilead


10/18/2017

CD19

复发或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MCL); 复发或难治性 B 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ALL)

Idecabtagene vicleucel

Abecma

Bluebird Bio / BMS

03/26/2021

BCMA

复发性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高级别 B 细胞淋巴瘤

Lisocabtagene maraleucel

Breyanzi

Juno Therapeutics / BMS

02/05/2021

CD19

淋巴瘤; 弥漫性大 B 细胞淋巴瘤(DLBCL);

原发性纵隔 B 细胞淋巴瘤; 滤泡性淋巴瘤 3B 级

活细胞成像在 CAR-T 细胞研究中的应用

成像在 CAR-T 细胞研究中的作用

尽管使用 CAR-T 细胞的癌症免疫疗法在过去十年中取得了显着进步,但这种新型疗法的许多方面仍然知之甚少。 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阐明为什么 CAR-T 细胞疗法对实体瘤不是很有效,或者为什么某些类型的 B 细胞淋巴瘤患者对这种疗法没有反应 48

由于 CAR-T 细胞充当“活药物”,因此实时监测 CAR-T 细胞迁移、扩增动力学和细胞毒性对于评估其体内治疗效果和确定进一步改进的空间至关重要。虽然患者中令人满意的临床反应证明了 CAR-T 细胞产品对特定医疗状况的有效性,但反应不足可能表明毒性发展,从而允许进一步定制治疗并增加治疗益处。 因此,CAR-T 细胞的非侵入性动态跟踪对于阐明它们与靶细胞的相互作用、更深入地了解导致肿瘤消退的事件级联机制以及最终将这种治疗方式从临床前模型转化为临床采用至关重要。

评估 CAR-T 细胞疗法的非侵入性成像方法

在本节中,我们将参考该领域发表的最新文献,简要概述用于活体 CAR-T 细胞成像的各种成像方式。 迄今为止,实时 CAR-T 细胞成像主要使用 i) 光学成像、ii) 放射性核素成像和 iii) 基于 MRI 的成像方法。

i)光学成像方法

在临床前细胞成像中,光学技术在体外和体内研究中占主导地位。

CAR-T细胞的体外可视化

在过去的十年中,无数的体外光学成像技术已被用于表征 CAR 结构并捕获 CAR 免疫突触形成、信号传导和 CAR 介导的细胞毒性的分子细节。其中,共聚焦显微镜是一种相对简单的光学成像方式,也是在体外以高空间分辨率可视化 CAR 的最广泛使用的光学成像方式之一。 在这种技术中,效应细胞和靶细胞都粘附在载玻片上并允许彼此相互作用。

此后,细胞被固定并使用共聚焦显微镜观察。Davenport等人使用这种方法来证明 CAR 免疫突触 (IS) 结构不同于 T 细胞受体 (TCR) 突触,这反过来又有助于更快地杀死靶肿瘤细胞 49

在另一项研究中,Long 等人使用带有 Cerulean 标记的 CAR 的共聚焦显微镜来证明抗 GD2 CAR 在细胞表面上的聚集。 后来,Xiong等人使用共聚焦显微镜评估 CAR 介导的 IS 的某些特征,包括肿瘤抗原聚集、裂解颗粒极化和 IS 内关键信号分子的分布,从而预测 CAR-T 细胞在体内的有效性51

尽管这些研究揭示了一些关于 CAR 结构和功能的关键信息,但这些实验大多是在固定细胞上进行研究的。为了获得更多的生物学相关数据,已经引入了一系列的活细胞成像技术。这些尖端技术可用于在分子水平上可视化 CAR,并在体外评估 CAR 构建体的抗癌效率。先进的显微技术,如全内反射荧光显微镜 (TIRFM) 已被用于表征 CAR 微团群向 CAR IS的募集52

CytoSMART Technologies 开发了新型活细胞成像显微镜,例如 CytoSMART OmniLux3 BR,可用于实时监测细胞健康、活力、菌落形成、迁移和细胞对外部刺激的反应。 使用这些系统,可以直接在细胞培养箱内获得对 CAR-T 细胞形态、分化、增殖等过程的重要视图,而不会干扰理想的细胞培养条件 55

CAR-T细胞的体内可视化

为了在有机体水平上可视化 CAR-T 细胞,目前使用两种光学成像技术,即生物发光成像 (BLI) 和双光子激发显微镜 (TPEM)。

生物发光成像(BLI)。当酶作为分子报告者在体内表达时,这种非侵入性的光学成像方式依赖于检测酶(荧光素酶)催化氧化分子底物(通常是D-荧光素)期间发出的光子 54。 在许多值得注意的研究中,BLI 已成功用于在各种临床前小鼠模型中捕获 CAR-T 细胞的体内生物分布、运输和扩增动力学56-59。为了通过 BLI 实现可视化,CAR-T 细胞必须与荧光素酶共同转导。在成像期间注入荧光素酶底物。一旦暴露在血液中,它就会循环并扩散到结合的 CAR-T 细胞中到荧光素酶并发射光子48。 虽然来自北美萤火虫 (Photinus pyralis; FLuc) 的荧光素酶是用于研究目的的最常见的生物发光报告基因 60,但有用的荧光素酶也已从其他来源中进行克隆,如水母 (Aequorea)、海三色堇 (Renilla; RLuc)、珊瑚 (Tenilla )、甲虫 (Pyrophorus plagiophthalamus) 和不同类型的细菌 61。 BLI 的主要优点包括其高信噪比、高灵敏度和特异性、无光毒性,同时可成像多个对象和非侵入性。 然而,BLI 的成像深度有限,需要基板才能工作,并且图像采集比传统的荧光成像慢。

双光子激发显微镜(TPEM)。 双光子激发是指荧光过程,它涉及通过同时吸收多个(通常是两个)近红外 (NIR) 光子激发荧光团并发射单个荧光单位。该技术能够对体内生物标本进行三维成像,并提供优于传统共聚焦显微镜的几个优点,包括更深的组织穿透、卓越的空间分辨率和减少的光漂白62

在有机体水平的所有 CAR 检测方法中,TPEM 是最适合在细胞水平进行机制研究的方式。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Cazaux 等人采用活体双光子显微镜跟踪同基因淋巴瘤小鼠模型中的 GFP+CD8+ 抗鼠 CD19 CAR-T 细胞。

此外,TPEM 还用于通过 Förster 共振能量转移传感器分别测定 CAR-T 细胞和癌细胞中的钙通量和检测细胞凋亡。 在一项纵向研究中,Mulazzani 等人 将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 (PCNSL) 模型与活体双光子显微镜相结合,比较静脉注射和脑内 CAR-T 细胞注射对 PCNSL 的 GFP+ 抗 CD19 CAR-T 细胞浸润。双光子显微镜显示,脑内注射导致 CAR-T 细胞浸润和持久性增加(长达 159 天),这反过来又促使根除大的、已建立的 PCNSL,并延长生存期64

在几项临床前研究中,TPEM 已成功用于在单细胞水平上捕获体内 CAR-T 细胞的分布、运动性和功能,同时为 CAR-T 细胞治疗失败和复发提出新的假设65。尽管 TPEM 有几个优点,但它不能实际应用于临床研究,并且实验研究中需要用到的设备和基础设施是许多实验室尚未具备的。

ii)放射性核素成像方法

基于放射性核素的成像,包括单光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 (SPECT) 和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 (PET) 与计算机断层扫描 (CT) 或 MRI 相结合,广泛用于体内细胞追踪,因为这些技术提供高灵敏度和定量生理学的组合以及断层信息66-68

为了使放射性核素成像 CAR-T 细胞需要使用直接或间接方法(报告基因策略)进行标记。 直接方法包括用放射性核素体外标记 CAR-T 细胞,例如 89Zr-oxine68、99m-Tc69 或 111In-tropolonate70。 间接方法需要通过报告基因转导的 CAR-T 细胞表达酶、受体或转运蛋白,这样当探针静脉注射进行成像时,它会优先在 CAR-T 细胞中积累。 这个 PET 报告器发射正电子,与 CAR-T 细胞共定位,失去动能,与附近的电子碰撞,湮灭并发射最终被 PET 扫描仪捕获的高能光子。

近年来,一些 PET 报告/探针对已被用于在体内跟踪 CAR-T 细胞72-73。 例如,Sellmyer 等人使用大肠杆菌二氢叶酸还原酶 (eDHFR),一种与 18F 标记的甲氧苄啶 (18F-TMP) 结合的酶,用于对小鼠异种移植模型中的抗 GD2 CAR-T 细胞进行成像74。 PET 扫描证实了抗 GD2 CAR-T 细胞和 GD2+ 肿瘤之间的共定位,并通过 BLI 重新验证。

除了细胞追踪,PET/CT 扫描涉及葡萄糖类似物氟-18 氟脱氧葡萄糖 (18F-FDG) 作为放射性示踪剂,已被用于评估淋巴瘤患者对 CAR-T 细胞治疗的治疗反应。 在一项 CAR-T 细胞临床研究 (NCT0108292676) 中,PET 报告基因/探针系统将单纯疱疹病毒 1 型胸苷激酶 (HSV1-TK) 与 9-[4-[18F] fluoro-3- (羟甲基) 丁基] 鸟嘌呤 ( 18F-FHBG) 对胶质瘤患者进行了评估。 HSV1-TK 是一种细胞溶质病毒激酶,可选择性磷酸化核苷类似物 18F-FHBG,这是一种 FDA 批准的研究性新药,在人体中具有良好的药理学和安全性。

这项临床研究涉及在 CD8 + T 细胞中与白细胞介素 13 (IL-13) zetakine CAR 共表达 HSV1-TK,以治疗 7 名复发性高级别胶质瘤患者。胶质瘤中的血脑屏障破坏使 18F-FHBG 扩散到肿瘤中。 随后,PET 扫描显示注入 CAR-T 细胞后肿瘤周围的信号增强,这证实了 CAR-T 细胞主动运输到肿瘤中77

iii)基于 MRI 的成像方法

MRI 是一种非侵入性、无辐射的成像方式,它利用磁场和强无线电波产生具有高空间分辨率和出色软组织对比度的身体器官和组织的详细图像。 虽然 MRI 的灵敏度低于 PET 和基于光学成像的技术,但它可以量化一系列生理、代谢和生化参数。

迄今为止,大多数使用 MRI 进行体内 CAR-T 细胞跟踪的研究都使用了对比增强技术,其中涉及 i) T1 试剂,在促进水的 T1 加权(自旋晶格)弛豫时提供正对比 78,ii) T2 试剂,例如单晶氧化铁纳米颗粒 (MION) 或超顺磁性氧化铁纳米颗粒 (SPION),可导致负信号增强 79,以及 iii) ¹⁹F 基造影剂,例如全氟化纳米乳液 80,可通过 ¹⁹F MRI 进行活细胞跟踪。

随着最近多模态成像技术的发展,MRI精湛的空间分辨率可以与PET或光学成像的高灵敏度相结合,可能为CAR-T细胞在体内的配置提供最丰富的评估81。例如,Kiru等人用FDA批准的基于氧化铁的纳米制剂(Ferumoxytol)标记CAR-T细胞,以便通过MRI、光声成像(PAT)和磁微粒成像(MPI)79对其进行非侵入性检测和可视化。

结论

许多 CAR-T 细胞疗法目前正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临床评估。 最近使用关键字“CAR-T 细胞疗法”进行数据库查询(PubMed 搜索)返回了超过 17971 篇同行评议的文章。 其中,2000 多篇论文是在去年发表的。其中,超过 70 项研究描述了临床试验的结果。尽管 SARS-CoV-2 冠状病毒 (COVID-19) 大流行对细胞疗法的提供带来了挑战82,越来越多的关于CAR-T细胞疗法的出版物和试验证明了这种新的治疗方式所带来的难以置信的前景和希望。 除了癌症免疫疗法外,最近的一些 CAR-T 细胞临床前研究也证明了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令人满意的结果17。因此,包括非恶性目标在内的众多目标还有待研究。考虑到未来几年CAR-T细胞使用的增加,放射科医生也需要熟悉这些新型疗法的成像结果,以便他们能够为高效的临床管理提供明智和全面的指导。

订阅

了解最新消息,请订阅我们的通讯

不,谢谢